“民法典,如何可能更美好?”——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张谷教授讲座

发布时间:2020-11-11 15:03:08   查看次数:

2020年11月6日下午14:30,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张谷教授应邀莅临南京大学法学院,以“民法典,如何可能更美好?”为题,在法学院1101报告厅,为南大师生带来了一场长达3个小时的学术盛宴。本次讲座由我院朱庆育教授主持,解亘教授、张燕玲副教授、杨阳老师担任评议嘉宾。本次讲座吸引了众多同学参加,现场座无虚席。

图:朱庆育教授主持讲座

张谷老师主要从“民法何以成典?”、“民法典的体例结构能否更完美?”、“民法典的立法理念是否一以贯之”三个方面为同学们进行讲授。

就“民法何以成典”主题。张谷老师主要提出了如下两个问题供同学们思考:其一,欲实现“立法目的”中的“目的”,是否必然要借助于法典的形式。其二,为了“消弭法律体系的内在矛盾”,究竟是修改现行的单行法更为便捷,还是全部推倒重来更为理性?

图:张谷老师发言

就“民法典的体例结构能否更完美”主题。张谷老师主要从如下三个方面进行讲述:其一,我国民法典是否必须借鉴德国式民法典的体例?其二,我国民法典是否存在“债编”?其三,对于“人格权编”的体例和内容应该如何理解?

对于问题一,张谷老师以“民事法律行为”一章为例,借助“契约原则”、“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”以及“单方行为”等问题,认为虽然我国民法典事实上借鉴了德国民法典的体例,但是在具体制度设计上,仍存在着较多与民法理论不相一致之处。

对于问题二,张谷老师回应了王泽鉴教授所持的“中国民法典是没有债编的民法典”的观点,认为我们国家存在着实质意义的“债编”。但是,我国民法典却将“债编”中的“侵权法”单列一编,并且遣至法典最后,此点与传统的“五编制民法典”殊为不同。对此张谷老师认为,我国如此编排,与我国《民法通则》时期采取的“民事责任”体例不无关系。立法者意欲通过此种体例,将“侵权责任编”作为一切权利的兜底,但事实上,侵权法并不是万能的。

图:讲座现场

对于问题三,张谷老师分别从“人格权编”的“条文质量”和“立法技术”两方面进行了阐述。认为目前我国“人格权编”的条文,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内容上,均存在着改进的空间。并且该编在对自然人人格权利的保护中,还掺杂了大量关于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规定,在立法技术上也仍可商榷。

就“民法典的立法理念是否得到充分贯彻”主题。张谷老师认为我们国家民法典通过诸多条文明确彰显了“私法自治”的精神。但是“法定保证期间”、“当事人可以通过约定禁止抵押物转让”、“用益物权的权利客体”、“婚姻关系因一方配偶被宣告死亡而当然消灭”、“高空抛物的公平责任”等制度却与上述的立法理念所背道而驰。

张谷老师的发言完毕后,现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。随后,解亘、张燕玲等老师均对本场讲座做了精彩的点评。老师们在肯定本次讲座具有的极高学术价值之基础上,还引导同学们去思考,对于张谷老师在发言中所提出的问题,是否可以借助解释论的途径予以解决?

图:解亘、张燕玲老师点评讲座

在现场互动环节,针对同学提出的《民法典》第416条“超级优先权”问题,张谷老师也通过一个现实的例子对该制度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述。

图:同学提问交流

在讲座结束后,现场又一次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。随后,几位老师合影留念,为本场学术盛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图:与会老师合影留念